HIrarara!

金光/封神/BLeach/HxH
目前心头好:荻花题叶/未珊瑚/安倍

每日三问:
史家还缺后妈吗?
海境鱼苗还要饲养员吗?
道域女主角到底啥时候试镜?

【金光/苍霜】雪与花

少年苍狼X少年雨音霜。

其实我挺杂食的,蟹牛银霜苍霜苍榕苍竞(?)我什么都吃……随便写点一小时速成小品文博君一笑啦,不要苦大仇深了我们要HAPPY~

(P.S.开心黑温皇,我真的是粉!)

 

附正文。

 

下雪了。

一望无际的白覆盖了他的视线,在蓝天的映衬下延伸到很远,看起来非常漂亮。不知道是不是反光的原因,天空看起来像被洗过一样清爽。

屋檐上悬挂着短短的冰凌,一点一点地在滴水。苍越孤鸣低下头,门口已经有了一些凌乱的脚印。

……会在门口的雪地上来回跑的只有一个了吧。

他苦笑,迈开腿去找她。

雨音霜正背向他蹲在那里,肩膀一动一动的。他绕过去,发现她正把手掌按在雪地上。面前一串张牙舞爪的手印应该都是她的杰作了。

怎么比修儒还像小孩子。

他摇了摇头,刚要走过去,被边上的一丝浅红吸引了注意力。

是一朵花,那是苗疆除了八喜拼盘之外的特产之一。在冬天开放的花,花瓣带着极浅的红色,安静地躺在那里。常去北方的森林里的话,有时可以见到成片的花,开在雪中,很动人。有风的话,花会摇晃,仿佛是在白色夜空中闪烁的红色星星。

开在路边的话,倒是不太多见呢。苍越孤鸣犹豫了一下,还是走了过去。

花……吗。也许,是个好礼物。

近距离站到她面前的时候,他才发现她的手背呈现出一种冻僵之后的钝红色。看来她已经玩了很久了。

“不冷吗?手。”他走上前,很快地皱了皱眉,蹲下来跟她一起看那些手印。

“啊,还好还好。苍狼来拍一个吗?”她笑眯眯地冲他打招呼,大概玩得很开心,“总觉得有种在星光大道上留手印的感觉呢~”

“……好。”大概又在说什么东瀛特产,他已经习惯无视一些奇怪的言论了。

“耶?答应得好爽快啊。”

霜赶紧在地上抹了几把,扫出一小片空地,“来,这边这边。”

他的左手被她抓住,按到了地上。

先是手腕上冰凉的感觉,再是整个掌面接触到的寒意。这是稍下层的雪了,不如表面上的那些蓬松。她的手指明显地震了一下,旋即放开。苍越孤鸣的眉心紧了些,没有说话。

一个明显比周围的手印要大一号的出现了。

“啊,果然手很大。”雨音霜像个小孩子一样趴上去用指尖沿着轮廓描下来,“啧啧,我的手明明不算小的……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啊。”

是吗?他倒是觉得她的手挺小的。

“苍狼,干脆右手也来一个~摆成对称图形怎么样?”

“等等,有东西给你。”

她来抓他的右手,他赶紧把手打开,把握着的花递给她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霜没有接,只是指着他手里的一团浅红色,饶有兴致地盯着看。

“花。”

“……你居然硬生生把它捏成了这样啊?”

她接过去,努力地把揉成一团的花瓣展开。很快,皱巴巴的五角花瓣出现了。

“抱歉,我没注意。”奇怪,他明明应该有当心不要捏到的呀。

“好了好了,你握刀握习惯了吧。”她摆弄着手里的花,“大冬天的哪来的花?……算了比起招财进宝咬钱来这也没让人惊讶到哪里。说起来还带梗呢……”

她把花夹到耳朵上,对着他咧开嘴笑:“有没有很可爱?”

“……”

他面上有点儿泛红了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她把花拿下来哀叹:“啊啊啊,我果然不该对这个扮相有期待的。”

“还蛮可爱的……吧?”

刚才那句话,是希望他称赞她的意思吗?苍狼的脑子有点儿打结,却还是尝试着肯定她刚才的举动。

“够了你不要这样安慰我。”她摆手,捂心口,“这样好像更伤人。”

“对不起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时之间,两个人都沉默了。

他不知如何是好,只能转移话题,“你不去和修儒他们打雪仗吗?”

“我不是那么喜欢玩游戏的人好不好。”她在他的眼神下心虚地扭开头,“……我没打过雪仗。”

“不喜欢雪吗?”

“不是,不是的。我家那里很少下雪,好几年都下不了一次。下了雪也是薄薄一层,玩不了的。”

那个时候,他还不知道“家”这个词是禁语。他只觉得她看起来似乎有些伤感。大概是想起了过去的事情吧,远在东瀛的事情。

会想家也是理所当然的吧,她虽然看上去威风凛凛的,但其实也只是一个小姑娘而已。

“你喜欢雪的啊。”他停下来,略微低头望着她的眼睛,“这里会下雪,太好了。”

“嗯?”她不解。

“也许有一天……你会喜欢这里,也说不定。”

她笑了,羞涩而又稍带困惑的笑容,“是啊,说不定呢。”

那样的笑容很柔软,明快,又直率,不似她一惯或无畏或戒备的模样。他突然觉得这个女孩子很可爱,可爱到——让他有点心动。

所谓的好感,大概就是从这一刻开始的吧。

“冷吗?能站起来吗?”他对她伸出了手,“稍微走走吧。”

“好啊。”她没有把手递给他,自己撑着膝盖站了起来,往前走了一点。

他的手还停留在半空。

“嗯?怎么了?走了啊。”她向后探过半个身子,一把拍在他手心上,“去哪里兜风?”

他愣了愣,回过神:“去找千雪王叔吧,他很擅长的,打雪仗。”

“哈哈哈你还惦记着啊……好吧,一起来吧。”她冲他笑笑,“叫上修儒,四个人一起玩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长发的少女背着双手走在前面。她的手很白,指甲尖尖的,像一只小野兽的爪子,又像是雪下蛰伏着的枝叶。那支皱巴巴的花朵温柔地缠着她的手指,红得好像仍旧开在雪野中一样。

不知怎么,他突然很想永远握住那朵花。

 

FIN

评论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