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Irarara!

金光/封神/BLeach/HxH
目前心头好:荻花题叶/未珊瑚/安倍

每日三问:
史家还缺后妈吗?
海境鱼苗还要饲养员吗?
道域女主角到底啥时候试镜?

【封神演义/子辛(纣王)X妲己】树作海(一)

藤崎龙的《封神演义》的同人!

其实CP不止我标的那一对,这个就大概是类似于正太期纣王成长日记一样的东西(什么鬼)都是写一点日常,我是为了调剂心情,然后也希望大家轻松一点来看啦~

漫画里的纣王其实是很复杂的,但绝不是个坏得无可救药的人,动画里把他描述得像变态杀人狂一样,臣妾表示很伤心。

姜皇后的本名实在是找不到了,所以随便想了一个~子辛肯定是喜欢姜后的,是种青梅竹马的喜爱。但是对妲己,那是一种更深的不可轻易言说的感觉……哦不过我们这个是无脑轻松小品文啦,请放心不会狗血洒风中哒233

和撵撵很像的那个是朱妃!你们还记得吗,就是那个跟太公望长着同一张脸的正太闻仲的老相好啊~(禁鞭甩过来了啊啊啊啊TAT

对了目前还是有一没二的状态2333 以后有了下文的话我会在文章末尾附上超链接的,就不用辛苦找啦。



附正文。


子辛只和闻仲说过一次这话,他说:“我想要去看看。”

去哪里呢?看什么呢?闻仲没有问,子辛大概自己也不知道。他站着,垂着眼,轻轻地喊了一声“陛下”,这对话就变成了从小到大有过许多次的撒娇与玩笑,再也没有下文了。

 

子辛不喜欢闻仲这样对待他,他最近长得很快,像“一枝雄心勃勃的花”——这话是姜妃说的,当然这时候她还不是姜妃。姜桓楚叫她“撵撵”,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两个字,从小他就没看到她东奔西跑的样子。撵撵总是很笃定的,很安定,哪怕她攀枝折花,也像一条静静的河一样。她是在流淌,可在他看来,就是静静的。

“可是,我为什么是花啊?更威风一点的说法不行吗,鹰啊虎啊,之类的。”子辛撇撇嘴,他把花枝拿过来,当成一柄剑似的把玩着,随手挽了个剑花,笑嘻嘻地把一端刺到撵撵的眼前,存心要吓吓她。撵撵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,她反而笑了,伸手摘了枝上的一朵花,柔柔地说:“谢谢陛下。”

子辛脸上一红,又被撵撵摆了一道了。他突然就有些恨起姜桓楚来,说好撵撵是来给他做老婆的,怎么像是又送了一个闻仲来?

“你才是花呐。”他干脆把整枝枝条都塞进她怀里,“头上簪着花,脸上描着花,衣服绣着花,喏,手里也抱着花好了。”

“陛下要把它送给我吗?”

“不是送,是赐给你。”

撵撵就不讲话了,只是看着他笑,笑得子辛都有点不好意思起来。他把手背到背后去,捏得紧紧的。其实他有点懊悔了,他也不是故意要跟她摆架子的。他有时候自己都觉得自己是天字第一号的傻瓜,不过本来么,他有点自嘲地想,他当然是正宗的“天字第一号”。

黑麒麟悠悠地从天上落下来,它带来了闻仲的催促。子辛不能再留了,他跟撵撵说:“你走吧。”话一出口他又后悔了,这叫什么呢?好在撵撵没有生气,她捧着花行了个礼,走的时候嘴巴还是弯弯的。

子辛更郁闷了。他拍拍黑麒麟的肩膀,问它:“你有没有觉得……撵撵越来越像闻仲了啊?”

黑麒麟沉默了一会儿,才低低地说:“以前,倒是有个人也和她一样。”

“后来呢?”

“她死了。”

“……你才是和闻仲越来越像啦黑麒麟。好了好了我们快走吧,不能让他再等了。”

 

黑麒麟是子辛众多野望之中的一个,当然,是众多不可能实现的野望中的一个。闻仲从不让他骑黑麒麟,他总是说:“人与仙人不可厮混。”

这话谁都可以说,由闻仲来讲就太滑稽了。子辛在他背后笑过好几回,桌上的书笺是他最主要的倾吐对象。子辛学着闻仲的样子,沉下声狠狠地说:“陛下需知敬畏,您还年轻,陛下。需知敬畏!”旋而他又换了活泼轻快的少年嗓音,高声地嚷嚷:“闻仲啊!你忘了自己是谁了吗!”不管这对话怎么演,最后他总是要自己赢过闻仲一点点——也不要太多,能让他皱眉苦笑的那一点点,就足够了。

禁令悬在头上,于是一日行千里的神兽和尊贵的当朝天子,往往是一步一步走到练武场的。

内侍看不惯他的劳苦,三番四次进言说,还不如为陛下备上一匹马呢,子辛不要。世上的骏马奔腾如虹的太多,追得上黑麒麟的却没有。年轻的君王总是为自己这样辩白:“我是暂且还没有找到好马——迟早会找到的。”

撵撵讲他,说他这都是"意气"。子辛不许她打哑谜,他要她讲清楚。意气算什么意气?意气用事?还是意气风发?撵撵被缠得没法子了,笔下抖落四个字,却是"意气相投"。

她说,"您同那位大人是像呢,怎么能不叫闻仲中意?"

当真的口诛笔伐,末了还要奉送微笑补刀。今天的纣王陛下,依旧心痛得无法辩驳。

同陛下像的,大概有许多;叫闻仲中意的,再没第二个。那一位大人——武成王,黄飞虎,不要说闻仲,子辛自己都喜欢。这朝歌有谁不喜欢武成王?等到他死了,要为他刻墓,颂词赞声锦绣文章,一面石碑只怕悼词刻不下。

子辛把这担心讲给黄飞虎听,他就笑,笑得很响,一边喘着气一边大声地嚷嚷着:"你想太多了!太多了!"

"不多不多,你听着啊。"子辛掰着手指数给他听:"你老婆要给你写痛失爱郎,儿子要给你写慈父已故,还有你那群狐朋狗友,就是良朋不再,哦还有你那些小兵……"

"一行字就够了,就写:这家伙是个好人。"黄飞虎掐断了他的话头,一把把年幼的君王扛到肩上,满不在乎地说:"这就好了。"

子辛想了想,爱啊慈的,良啊好的,说的也是一个意思。他觉得武成王总结得有道理,他轻轻地说:"嗯,飞虎,你是个好人啊。"


TBC

评论
热度(7)